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波音和商飞合炼地沟油两大难题待解

2018-08-10 19:28:20

在节能环保领域研究多年的朱萃汉终于等来了一个机会。

今年8月16日,美国波音公司、中国商飞公司联合启动“中国商飞-波音航空节能减排技术中心”,并开始“地沟油”提取航油的研究及转化。而朱旗下的公司杭州能源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成为了波音、空客“地沟油”项目研究的合作伙伴。

70岁高龄、已满头花白的朱萃汉,7历经高校、官场与企业,现为杭州能源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早在上世纪80年代,他就开始研究可替代能源,此前两年多则一直研究“地沟油”提取。在8月21日的专题研讨会上,朱萃汉还有幸作为众多专家之一列席会议,

“如果有足够的科研经费支持,还需要3至5年的时间。” 朱萃汉向本报表示。

“地沟油”转化机遇

“有强有力的公司波音,中国商飞支持,地沟油研究项目应该会更快一点。” 朱萃汉表示。

中国商飞、波音中国公司人员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8月16日,“中国商飞-波音航空节能减排技术中心”在中国商飞北京民用飞机技术研究中揭牌,该中心的第一个研究项目旨在识别“地沟油”中的污染物,并确定处理、清洁地沟油以使其转化为航空燃油的相关流程。

在波音和中国商飞看来,中国每年产生450万吨“地沟油”,而中国航空业每年使用2000万吨航油,因此废弃食用油具有成为可持续航空生物燃料生产原料的潜力,是石油类燃油的替代燃料。寻求将废弃“地沟油”转化为航油的方法能增加生物燃料的地区供应量并改进生物燃料的可提供性。

朱萃汉表示,双方在成立该研究中心时,号称投资25亿,主要在节能减排领域研究,“地沟油”项目仅仅是其中一个重要项目。

而这个项目,曾经是朱萃汉一直关注并研究的领域。朱萃汉在浙江大学教书多年,并开始研究“地沟油”转化,后从政进入浙江省计经委(现称“经信委”).1991年,朱萃汉一心想将科研转化为产业,创立了杭州能源工程技术有限公司。

“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研究可再生能源。” 朱萃汉表示,那时候主要做甲烷等转化为液体燃料,虽然也研究过“地沟油”,但是当时没有这个需求。如今,低碳排放节能环保已经成为一种国际趋势。2012年,欧盟将航空业纳入欧盟排放交易体系,对所有到达和飞离欧盟机场的航班征收超出配额的碳排放费。目前,中国政府反对欧盟单方面行动,双方仍在博弈,可能交由国际民航组织统一颁布节能减排的措施,其结局仍将影响到航空公司,并倒逼飞机制造商。如空客每年已有近90%的研发资金用于节能环保。

而今年8月,空中客车与清华大学签署协议,双方将合作开展环保型航空替代燃料研究,而这种替代原料,就包括“地沟油”和海藻。

两大瓶颈

在朱萃汉看来,“地沟油”转化为航空油,难以逾越两大瓶颈:其一、生产价格成本昂贵;其二、“地沟油”集中供应量的渠道难以稳定。

在实验室,我们已经研究出了地沟油转化的方法,但是如何实现工

业化生产,还需要时间。“朱萃汉表示,”只有生产成本足够低,才能够真正应用于现实。目前,我们并没有与波音、中国商飞签署协议,这个还需要看我们进一步的研究成果。

朱萃汉解释,航空油的主要来源为石化油,一般每吨8000至9000元。而“地沟油”转化为航空油,必须要经过两个步骤,第一个步骤是将“地沟油”转化为生物煤油,“地沟油”4200元/吨,而转化成生物煤油所花费的成本约为4000元左右,转化为航空油的成本更高;而“地沟油”转化为航空油的成本是石化油转化为航空油的3至5倍止咳贴

“从目前的技术看,地沟油转化为航空油,转化率太低。” 朱萃汉表示,一般1吨“地沟油”转化生物煤油,转化率90%。也就是说,1吨“地沟油”最终转化为航空油不足0.5吨。

在朱萃汉看来,即使是“地沟油”研究较为领先的荷兰航空,转化率也较低,“1吨地沟油根本提炼不出0.6吨航空油,而生产成本也是石化油转化航空油成本的3到5倍”。荷兰SkyNGR公司成立于2009年,是由荷航、北海集团和春协合作组成的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可持续航空燃料供应商,已向全球15家航空公司提供了生物航油。

“另外一方面,即使地沟油转化率较高探水钻
,生产成本低,也难以实现稳定生产

。” 朱萃汉表示,目前在中国“地沟油”回收,主要由政府部门负责,并卖给专门的有处理废弃油资质的企业,但是由于种种复杂情况,“地沟油”流向成谜。

以上海市为例,目前只有上海绿铭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海中器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两家企业拥有“地沟油”处置资质。而实际上,上述两家企业常年无油可用,经常处于半开工状态。

而统计数据显示,中器环保2009年、2010年,处置废弃食用油脂量分别为1763吨和3895.19吨,平均每月处置不到240吨。2011年全年处置废弃食用油脂5206吨,月均处置430吨。而绿铭环保,从2007年至2010年,累计完成处置废弃食用油脂仅1400多吨,月均处置的地沟油不足30吨。

对于前段时间传得沸沸扬扬的绿铭环保向荷兰SkyNGR公司提供航空油这一事件,朱萃汉认为,绿铭环保生产的最终产品为生物柴油,并不是航空油,而将生物柴油运输至荷兰生产,成本太高;而荷兰SkyNGR公司处于保护技术,不一定愿意将生产设在中国。“目前抛光机
,我们的研究团队有10人,期望3至5年能够突破,真正实现产业化生产。” 朱萃汉表示,这些高等院校联合的教授们期望能潜心研究,不被外界打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