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影响我一生的一节课

2018-09-15 09:48:39

但凡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都经历过这样的事,老师叫学生到黑板前演算习题,解答对的回座位上,接受老师的褒奖;解答错的留下,等待老师的惩罚。可十五年前我上的那节影响我一生的几何课,情况却恰恰相反。

我的次中招考试失败后,父亲不允许我留校读复习班,托关系把我转到临乡的重点中学,在被全校公认的应届尖子班三(一)班落了户。依照父亲当时的话说,读应届班能突出我的优势,减轻我的思想压力。正是凭借这种优势我把不修边幅、说话一股娘娘腔、看上去根本就不会发脾气的几何老师张功勋的课当成了自习课。

上课铃响后,张老师抱着昨天交的作业本快步走上讲台,从不带讲义的他一改往日那种吩咐大家把书本翻到第几页,大家看第几行的惯例。站在讲台中央用一种异样的目光扫视大家,当他的目光在我身边连续停顿了几下后,我预感到今天将有什么事情发生,忙把攥在手里多时的扑克牌悄悄地塞进课桌深处,准备再骗同桌薛献伟二两饭票玩玩的打算暂时取消了。一言不发的张老师放下作业本转身在黑板两端各板书了一道习题,然后看了看讲台上那摞作业本上面的两本,清了清他那娘娘腔叫到我和同桌的名字,一人给了一支粉笔解答习题。我很快解答完毕,看了一眼同桌,他只写了一个“解”字,我刚才悬起来的心稳稳当当地放到肚里。

“薛献伟,你可以回座位上了,梁晨风留下。”张老师话音一落,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讲台下的同学也是一头雾水,紧接着传来阵阵的小声议论声。满脸通红的同桌大步跑回座位,我被张老师罚站在讲台里边的墙角,刚放稳的心里忽地冒出一个大问号,一股怒火从心底汹汹升起。

张老师用黑板擦敲打了两下讲桌,示意同学们静下来。随手拿起那摞作业本上面的两本说:“昨天我布置给大家的作业是第11、12道习题,可这两个用扑克牌赌了一整节课的同学却交的是第13、14题,这张两道题是我今天才讲给大家的。我不为有能力解答的同学感到高兴,只为在黑板上不能解答在作业本上却能解答的学生感到悲哀。”

讲台下一片寂静,同学们夹带着倾盆大雨的目光一起砸向了我。我心头那股怒火瞬间熄灭了,垂下头,默念一秒、二秒、三秒…...竟发现那节课的时间过的是如此的慢。

下课铃响后,张老师走到我面前,伏身在我耳边轻轻地说:“你吃的是学校为老师提供的饭菜,可以N次参加中招,可他吃的是从家里带的咸菜,对他来说中招只怕一生只有一次。你可以一直堕落,但别防碍别人成功。别怪老师今天惩罚了你,因为你的所作所为太不道德。”

张老师转身离开了教室,同学们猜疑的眼光又一次汇聚到我身上,我向着张老师远去的背影深深地鞠了一躬。当我在同学们五花八门的议论声中回到座位的时候,两行泪水从我的眼眶里迅速涌出。

叉车发动机
针织网眼袋图片
上海大公馆基本信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