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重生在70年代 第825章 奠礼

2019-10-12 21:44: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在70年代 第825章 奠礼

在这样一个阴郁的天气里,王传奇的祭奠仪式在豆豆城林肯镇举行。

这个伟大的华人传奇,获得总统自由勋章并且和爱迪生一起入驻白头鹰名人堂成为全美历史上第六十九位入驻者,以一己之力战胜蓝色巨人IBM,建立了世界上电脑公司的人,世界华人首富,全美第五富豪,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带着他未尝的心愿。

他没败给IBM,却败给了自己的儿子,败给了深印躯体内的中华式家族思想。

事实上在后期,他有两次转折的机会。他抓住了开始却放弃了结尾。

在水果80年上市乔不死成为亿万富翁后,当时可以俯视乔不死的王传奇对水果的成绩不屑一顾,他根本不相信个人PC公成为主流市场。后来IBM开发出了自己的个人PC,王传奇马上跟进,研发出了更选进的机器“洛赛”。

但出于对IBM的愤恨,他拒绝了兼容,选择战斗。

他曾经在85年约谈了微元的盖子还有因特尔的格鲁夫等一系列企业,希望能建立把IBM完全抛开的产业联盟,当时盖子受宠若惊,但因为当时微元的全部业务都来自于盖子担任IBM高管的妈妈,盖子没有挑战这个蓝色巨人的勇气。

而因特尔那个时候在王安公司面前也是个小不点,格鲁夫曾经带着自己的产品求见过王传奇,王传奇毫不掩饰的嘲笑因特尔的产品是不成熟且幼稚的失败品,这让格鲁夫感到非常耻辱。

这个反IBM联盟终归没有建立起来,这个蓝色巨人在白头鹰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了。

不能与市场上更多产品兼融的的电脑

,再加上一个自大的二世祖,王安公司就这样倒下了。

阴沉的天空让一切看上去都像是黑白的感觉,寒冷的海风从几十公里外的海面上吹过来,带着潮湿和阴冷。

车队缓缓驶进园区,越过黑色的果人与狗雕塑。雕塑下方刻着三行小字:墙上裂缝里长的小花呀,我从墙缝里把你摘下,连根带叶拿在我手中。小花呀,要是我能够弄懂你的一切,从头到根,我就懂得了上帝和人。

这是约翰诗人阿尔弗雷得*丁尼生的一道诗歌,墙缝里的花。

今天在这里举行葬礼的只有王传奇一家,车队的进入很快引起了注意,怎么说也是一家全美排名一百的大企业,倒驴不倒架,整个排场仪式参加的人真的不少。

葬礼是用的西式。

在靠近陵园里面的山茱萸路,Dogooday,人们聚集在一块新墓前面正在举行西式的悼念仪式。

人已经入土为安了,张兴明特意迟来了一会儿,就是不想看到掩埋的过程。

王传奇的墓碑是整块的青灰色的花岗岩,很大,碑的上口修成圆润的曲线,正中间刻着王安公司的标志:ANG,在标志的上方刻着一个大大的王字。边上有两棵柏树,这是王传奇和他的夫人亲手栽种的,柏树中间是王夫人父亲的墓地。

和国内不同,白头鹰这边墓碑实际上是立在墓葬后面的,像欧式床头那种感觉。如果你走到碑前那么就肯定是踩到了坟上,没跑。因为这边的坟没有坟包,修整得很平整,只是在路边埋着一块平整的石头,刻着人名和年月日,像欧式床铺的床尾凳。

一长排车队停在路边,张兴明走下车,抬头四处看了看,应该是认知上的问题,也可能因为没有坟包,这边的墓地没有国内那种阴森森的感觉,反而像公园里的一片草地。

张兴明走过去,今天他特意穿了一套黑色西装,在胸前配带了一朵菊花。

王传奇的大儿子迎过来,疑惑的打量着这边,张兴明冲他点了点头说:“你好,王烈吧?我先拜拜把老爷子,一会儿有事和你谈谈。”

王烈点了点头,张兴明走到墓碑正面,苏烟和徐小丫把鲜化摆到路边的石条边上,张兴明低头看过去,上面刻着:ANANG1920–1990。

张兴明站在前面,四个助理丫头第二排,李淳他们七个第三排,整齐的冲着墓碑鞠了三个躬。车队那边,二十几个黑衣大汉站在车边上看着这里,那是沙米的人,扭约甘比诺家的第五军团。

站直身体,张兴明看了看墓碑,扭头对站在一边打量他的王夫人点了点头,说:“节哀,王夫人。”

这是个慈祥的老太太,姓邱,毕业于旧沪海圣约翰大学,解放前来到白头鹰在卫斯里女子学院研究约翰文学,是花旗表演艺术中心主席,王传奇去逝后,老太太就专心打理先生留下的慈善基金。

她的业余生活喜欢打麻将,喜欢在中国的春节举办晚会,为中国的麻将文化传播努力了一辈子。

王传奇的墓碑正对着西南方向,张兴明扭头看过去,山坡上全是高大的树木。那边直线过去几百米就是他和夫人居住了大半生的家。

仪式结束,没有酒宴,来参加送行的人各自告辞回家,王烈让弟弟陪着妈妈回家,他坐上张兴明的汽车来到林肯镇上。其实也没有多远,几公里路。

王烈兄弟其实算是土生土长的林肯镇人了。他也会说中国话,不过是沪海话,老王和夫人都是沪海人,都是十几岁来到波丝顿,两个人的孩子能说沪海话已经挺不易了。

随便找了一家咖啡馆,沙米的人粗暴的清了场,老板从吧台下掏出猎枪,但在甘比诺这个单词面前软了,苏烟适时的甩过去几张美元,老板就认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想清场是不可能的事情。

王烈有一点不安。他长的挺高大的,模样长的像妈妈,不似老王先生那般清癯。

张兴明叫了咖啡,然后把一份资料摆到王烈面前,这是王烈从小到大的全部资料和一份股权转卖协议。

“在86年的时候,我就已经派人同你父亲老王先生接触了,可惜因为某些原因,我期望的合作没能形成。而我就看着你一步一步把王安公司带下神坛,这么一家不管是资本还是技术都算得上雄厚的公司,你能把他整到破产的边缘,这也是一种能力。

现在王安公司的市值还有多少?一亿美元?三年时间接近六十倍的缩水呀,王烈,你确实是个人才,我现在都理解不了你是怎么做出抢劫自己客户的决定的,你没长大脑吗?算了,说那些没有意义。我要王安公司,全部。你喊个价吧。”

王烈面色涨红,眼睛里冒着不屈的怒火,说:“王安公司不会倒下,现在我们还有十几亿的年收入,只要我的新产品一上市股票就会涨回去。”

韶关白癜风好的医院
周口妇科
呼伦贝尔牛皮癣治疗方法
韶关白癜风医院
周口妇科医院

下一篇:给朋友的信(书信)

上一篇:耳鸣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