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

蛇吻狂妃

2019-07-26 03:12: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所谓的爱情游戏,主导的从來都是他,他想玩,就宠着你顺着你;不想玩,就折磨死你。m.heihei168.com 手机阅读真正的大人物啊!可悲的是,她从來不过是大人物手中的傀儡。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桑田想独善其身,却很难。但是,此刻,她一点也不在乎这些,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她去做:“你知道?”她说的是莫名其妙被记者围堵的事情。她真不是什么大红人,东海和天桑的合作虽然是业界很出名的一桩兼并案,可还不至于把她挖出來这么折腾花无心摇头:“我又不是诸葛,做不來料事如神的勾当。”桑田这才好受了一点,如果花无心说,他其实知道,只是放纵,那桑田便觉得继续跟着花无心真的沒有任何意义。哪怕玩,她也会换一种规则去玩。花无心扫了他一眼,瞬间就猜透了她那点小心思:“桑桑啊桑桑,你还真是狼心狗肺,我起了个大早特意來救你,你居然还嫌弃我做得不够好!难道要我下去救你坐实你跟我那点奸情你才随意。”奸情……桑田白他一眼,但是此刻心底却是有一瞬的温暖。她狠狠掐灭了这种感觉,轻笑着横他一眼:“既然你都敢和我來奸情,你还不准人知道啊!”花无心其实很喜欢这样的桑田,嘴巴毒,眼底闪着光,无法无天的样子。他勾起唇,轻轻的笑意,眼底有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宠溺:“得,要不我现在就去叫记者來,承认我们的地下关系!”桑田斜了他一眼,抬起小屁股,陡然一下子就坐在他腿上,特痞气的样子:“你去叫啊!谁怕谁!”花无心目光深沉地望着她。桑田笑了笑,探手去抬他那尖尖的小下巴,啧啧,这么近看,这男人还真是漂亮,比她都漂亮,赤果果的引人妒忌。“就不知道,我们是不是会传成蕾丝边了呀!”花无心眼角抽了抽,他也知道自己长得好看,但被人骂成女人,哪个不气啊!但是他越气越淡定,越气笑得越妖艳。整一个妖孽啊!他探手,如玉般的指头,摩挲着她娇艳欲滴的樱唇,动作微微有些粗野的意味。“会不会传成蕾丝边,你这张嘴不是清楚吗?”桑田想起那一夜的公园,神色怪怪的。不论谁,被那样当做泄欲工具的侮辱,都会有气的,桑田半点也不例外。只不过,这男人阴晴不定的厉害,前阵子见她一次侮辱一次,单纯泄愤的样子,近却难得的温柔缠绵。她猜不透他的心思。他藏得太深了。而花无心,瞧着这小嘴儿,看着本就唇形美好的樱唇在他手下变得饱满诱惑……他就止不住想起太多艳情的事儿來!再也不想忍耐了,他抓了她就啃了上去……虽说他让她心甘情愿的臣服,但在那之前,该有的福利,一点也不能少……桑田,你注定臣服于我!花无心如是想着,吻得更深了,他吻技很好,想撩情就撩情,想诱惑就诱惑,他是那种不论男女都能为他癫痫的妖孽,可此刻,却是粗鲁又残暴……唇瓣,狠狠地摩擦着她的,牙齿还时不时一啃,舌头撬开她的唇瓣,悍然地挤压了进去,舌头强势地在她口腔里扫荡,粗鲁地刮过她口腔中任何的角落……他像是要将她吞下似的,舌头狠狠地搅动着,疯狂地探入……她早已软成一滩春水,可男人却扣着他的后脑勺,舌尖狠狠地戳入她的喉头……她的身体一下下地爆炸开。她从來都知道自己对这个男人是如何的情动,身体像是嵌入了自动发烧机似的,他一碰,她就发热发软,浑身上下都特别的敏感……可纵是如此,桑田从未曾想过,口腔内那么隐晦的地带,一碰居然也会有感觉。她的身体轻轻地酥麻了起來,软软地靠他支撑着……此刻的她,全部靠他支撑着……那样感觉,桑田觉得很无措,但又很是舒服的感觉。女人,骨子里都是懒东西。若是能现世安稳,谁又愿颠沛流离。她其实想和这男人重修旧好,可她知道,这已经不太现实,于是,她打算明哲保身,可,她心底仍是有种感觉,她注定会栽在这男人手里。这真是个危险的男人呵!她完全看不出他到底在下一场什么样的棋局。而一吻完毕,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的,桑田更加,额头上居然冒出细细密密的汗水,特别撩人……花无心早就把这身体摸透了,熟门熟路的。桑田的身体,特别的敏感,一碰,下面就湿润得厉害……浑身上下,性感带还不少。他早就试探出她身上不少敏感的地方,那样一碰就轻颤的地方,真心很多。这样的女人,很,真正占有了她必然是的,但是一想到别的男人碰过,花无心便略微有点不爽。所以有时候花无心挺畸形的。一方面,在她身上寻找从未曾有过的刺激;一方面,还觉得她脏死了……他畸形的厉害,对她的感情也特扭曲,时好时坏的……“想要了?”他微哑着嗓子勾着她。桑田囧囧的瞄了他一眼,这时候,细细想着他,便觉得这漂亮优雅的外表下藏着的灵魂,乖戾、霸道、强势、冷酷、残佞……明明该是个绝情的男子,偏偏一张脸,颠倒众生的漂亮,看上去多情又风流。她想,这世上怎么会有这般矛盾的男人呢!一张嘴,还特下流,整一个骚包。桑田被调戏了一下,拿眼睛横他,娇嗔至极:“奴家要待价而沽,卖个好价钱!”沉静安然的女子,发着浪地勾着他,还“奴家”“奴家”的叫唤,你沒有感觉,就是禽兽不如。花无心只觉得此刻下面有点热热的,那地方,像是早春的某个日期,二月二,龙抬头。但是他素來强大,哪怕憋得死死的,也可以颠倒众生笑容淡漠:“你打算买了吗?我合约随时恭候!而且会给你个好价钱的!”他轻笑着说,凉薄的话语,偏偏诉说的声音是那般悠扬悦耳,叫人沉迷。桑田心底一寒,那点刚刚燃起的期望瞬间熄灭,然后唇角的笑容却是愈发的典雅而迷人。有时候桑田照镜子,看着自己无懈可击的笑容,就知道,自己其实是美丽的,已经念大学那会儿还带着丝稚嫩。这些年,虽忙着工作,但很注重保养,她以前那副略干瘪的身材这会儿也火爆了起來。她知道她自己在等,不想老去,想用美丽的姿态迎接他的到來。可她忘记了,这世上有个词,叫做物是人非。她轻轻一笑,甩脱这些哀伤的情绪。她想着几天前的赛车事件和今天的踩踏事件。若是起先,桑田还会以为事情是朝着花无心來的,可这会儿,她有一种直觉,对方想要弄垮的……其实是自己。这样的踩踏,弄不好,会要人命的!幸亏花无心來得及时。可到底……是谁呢?她想得有些入神,大脑强大的女人,把一切都联系起來。回忆着每一个细节,推测着是谁在主导这一切呢!想得格外的入神。而花无心瞬也不瞬地盯着她,凝视着靠坐在自己怀中那漂亮的小脸,他耐心地等着,手,却止不住就沿着桑田的衬衣,往里面钻……等桑田反应过來,去掏手机,花无心已经掏上了一只大大的水蜜桃……情景,略窘迫。反应过來的桑田,脸上都红红的。她想得特别入神,倒是忘记正坐在这下流胚子的怀里了。但是,拒绝是浮云,勾引才是王道。她眼神流转,清纯沉静的小脸,荡漾出几许魅惑:“奴家,这次,还是不卖了吧!前阵子在十盘山和今天的事件是一起的,你应该不会放过背后主使!但是呢,奴家虽然不卖,但照样陪睡!让你随便睡!”让你随便睡……特别的豪迈!可桑田只是不想让她和花无心之间牵扯上钱。以前花无心无权无势的时候,她不介意养着他,现在他有钱有势,她却要和他的钱划开关系。桑田啊,她就是这样的骄傲和清高。然而听在花无心耳朵里却有些变味,他本就畸形,这时候又有些别扭了,她到底随便睡过多少男人啊!手上的力道,止不住加大,拽着那小朱果,狠狠拉扯着……“喔!”桑田止不住嘤咛一声。花无心眸色一暗,那点小酸味很快就内敛了,顿时又是那个强大的冷淡的漂亮的烈少:“好!”桑田颇为开心地在他的脸颊上印了一个吻。她想起南宫离对她“背信弃义”的厌憎。大概解清楚这迷局,调查已然不难了。但是,需要时间啊!不过,花无心倒是答应了处理这件事,这略超出她意外,但桑田仍是开心。她也沒去扯那作孽的手,诶,早晚得睡了他,也就不矫情了:“我估计这事情是南宫离做的。前几天还给他骂了一通,这阵子就发生这件事!所以,定然是他!也只有他,会想着杀了我。”()</br>

郴州专科研究院治疗性病好
揭阳白癜风的医院
遂宁医院专治癫痫病
云浮治疗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玉溪女人的妇科疾病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