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昔日草山变矿山但格河村民却拿不到征地补偿

2019-05-21 23:09: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昔日草山变矿山,但格河村民却拿不到征地补偿款

近日,来到清新县石潭镇联滘村一处被称为草山的山头调查,联滘村下辖的格河自然村的村民向反映,草山是他们村和其他3个自然村共有的,前年这里成了清新水泥有限公司的原料首采区,其他3个自然村因此都领到了一两百万不等的征地补偿款,只有格河村民至今没有拿到一分钱,镇政府的理由是格河村拿不出这片山林的权属凭证。

格河村民被遗忘?

村民们说,关于草山的权属一直存在争议。但在1953年,当时的联滘乡农代会就召集村民代表开会,经过反复协商,终达成了决议,草山归包括格河村在内的附近4个自然村共有,俗称水西片四村。

从此,4个自然村的村民都自发地在山上种树以及木薯、玉米、花生等农作物。格河村民还曾在山上建了一个石灰窑,烧制山上富含碳酸钙的石头做肥料。

直到前年,水泥厂要征用这座山开采原料。一共征用约600亩,其他3个相邻的自然村,分别拿到了一两百万的征地款,但竟然没有分给格河村民一分钱。村民到镇政府反映,镇政府说当初征地勘界时,格河村没有一个村民代表来参加,因此以为格河村民和草山没有关联,现在如果要想证明格河村对草山的权利,必须拿出可靠的证据,并且由清新县山林调处办进行确权。格河村民大感诧异,称从来没接到过镇政府要他们参加勘界的通知。

不过既然事已至此,村民们明白,要想得到补偿,必须找到对草山拥有所有权的证据,也就是那份1953年达成的协议。由于年代久远,在格河村已经找不到那份协议。,一位村民从附近另一个行政村圳口村那里找到了1953年决议的原件并进行了复印,协议上清楚写明,格河村与其他3个自然村共同拥有草山的权利。

明明有证据就是拿不到

然而当村民们拿着这份复印件高高兴兴地来到县山林调处办要求确权时,工作人员却告诉他们,要想立案必须出示决议的原件。而村民们找到圳口村,圳口村却不愿交出原件,因为圳口村也想从草山的征地款中分一杯羹。

格河村民于是要求政府相关部门帮助他们取证,但镇政府认为,圳口村有权利保存决议的原件,政府不能干预;县山林调处办则认为,根据法律法规,谁主张,谁举证,还是要格河村民自己去找证据,想办法拿到决议的原件。

就这样,格河村草山确权的事一拖再拖。村民向抱怨:明明有证据但就是拿不到,真让人着急。我们又没有权力要求圳口村交出原件,政府部门为什么就不能帮帮我们呢?

谁主张,谁举证?

对于格河村民反映的情况,石潭镇委陈副书记介绍说,村民为此事多次找过镇政府,当初征地勘界时,镇里确实通知过格河村,但一直没得到他们的回应。等到要分钱了,村民才来镇里要说法,镇政府也很诧异。现在既然发生了权属纠纷,就不是镇政府权限范围内的事情了,需要县有关部门进行山地确权。如果格河村证据充足,县里又有了裁决,那镇政府自然会把格河村应得的征地款分给他们。

而清新县山林调处办的吴主任告诉,格河村民反映的问题他们也很重视。但村民递交的《调处山林土地纠纷申请书》有问题,首先是请求事项不明确,到底是主张全部拥有草山权属,还是局部拥有;局部拥有,又是和那些村拥有,各村所占比例多少,他们都没在材料里讲清楚,所以就无法立案。关键的是,1953年决议的文件原件村民们一直拿不出来,而原件在裁决中是重要的证据。

对于格河村民要山林调处办帮助拿到决议原件的请求,吴主任表示,作为政府部门,他们当然也可以直接去查1953年决议的原件,但是村民自己去找来,因为谁主张、谁举证。

吴主任称,县山林调处办也无权命令圳口村交出决议原件。调处办只是县政府派驻林业局的一个机构,不敢乱作为。

格河村民认为,格河是个只有100多人的小村,其他3个自然村都是大村,所以他们的权利才会被忽视。明明有证据却拿不到,政府也不想帮忙。

村民称,村里在几年前大部分耕地都被征用,只剩30亩耕地,种粮都不够自己吃。如今草山又被征用了,他们的副业也没有了,如果草山的征地款分不到,真不知道怎样过活。

中通全承载客车专利技术抢先机
医颜界为你的美丽保驾护航
玄关是什么 玄关设计要点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