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一代专栏-杂文】爱你爱到心醉_a

2020-01-16 22:47: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荀派?荀慧生。

其人小腰白齿,俏净如狐。

他自说自话,自帮自腔,手拿汗巾儿,沿着花径扭捏而来。他宜嗔宜喜春风面的样子,让人只想,这是赏心乐事谁家院?

他用娇软的苏白一颦一笑一张口:

“红娘红娘,作事停当;离了花园,来找方丈。”

荀慧生,是他要这样演红娘,让《西厢记》不再只属于昆曲。是他让红娘着了地儿,让他又回到了活生生的现实中。

荀派红娘自由活络,是什么也束不住的,三纲无常,总觉得他根本不是在演戏,而是在生活中,那张生,那莺莺宛若也跟她一起来在青瓦小 院,是有一种人世的温驯与安良。一时间跟才子佳人没了关系,神仙眷侣成了柴米夫妻。

一样是“待月西厢下”,一样是“隔墙花影动”可那味道已变得刁钻与无厘头。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那天晚上应 之约,张君瑞本来从角门已经进来了,是红娘却嫌他没按诗上写的来,让他重又出去,然后关上角门,张生才跳墙而过,适逢老夫人也来到花园,正与 闲话之时,张生不知,猛然跳下来,“咚”的一声响,惊了老夫人:

崔夫人:这是什么响声?

红娘:老夫人是狗!

崔夫人:这是怎么讲话!

红娘:我说那是一只狗。

崔夫人:待我去看。

红娘:您可别去,这条狗可厉害着哪!专咬老太太!

崔夫人:哼!顽皮!你好好服侍 ,我要安歇去了。

红娘:老太太您要睡觉去。您早就该走。

这即是典型的荀氏念白,很俏皮。自然又别具慧心。该韵的时候一声幽咽,荡气回肠,俏皮时便用舌音卷出十足的京味,娇憨时便带出来一点软糯的苏白,加他天生一幅秀婉的好模样,于是她一说话,台下便哄然雷动,那一种别致与灵气,被时下的人称为“风搅雪”。

老太太走后,红娘把张君瑞引出来,拿着棋盘遮着他,说:想要见到你那可心的人,是不是?对方回答说端的是,如此“你要老老实实听我的号令!”。接着,就是那一段有名的西皮快板,是“花来衫里,影落池中”的曼妙。

叫张生隐藏在棋盘之下,

我步步行来你步步爬。

……

红娘挥着棋盘,且舞且唱,二道裙三道裙在台上旋得稳健而绵密,裙上绣的是大团花、大牡丹、大蝴蝶,整体让人感觉是刮过一阵落花风。

我的手机铃声用了这一段的伴奏,在办公室里响起时,便引来一阵唏嘘,有人走过来问我,这是什么音乐啊,真是好听。出去逛街,穿长裙,戴太阳镜,头上一顶大草帽,在艳阳下款款而行,手机响起来,故意不接,让它响一会儿,引得过往的人全部注目才肯罢休。下一次我准备换上哪一段才更出位呢,这么多好听的京剧曲牌,我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了。

人说荀先生在台上从不拘于套数,可是你看着他,觉得他的一切便是套数。

他不用吊眉,不梳大头,不贴片子,她用古装式的偏凤髻,画弯月眉,涂红唇,身着绣花大坎肩,圆领大云肩,云肩上垂着流苏。时人称为“留香装”。(留香是他的号)。

棋盘取过来了,两人对坐下棋。红娘想着怎么安排张生,于是愣神,

莺莺说:“你倒是走啊!”

她站起身大步流星地就往外走。(根本不用女人的碎步。)

莺莺急了说:“回来,我让你走棋!”

然后她大踏步又回头坐下,说:“噢,我以为让我走人呢。”

这一节不是哪个版本都有,我看的是宋长荣版的,红娘的娇憨,让台下人哄笑不止。气氛达到潮。

二人棋罢,夜已深,莺莺才开始焚香,即是的“莺莺夜烧香”一节。我家的一只青花罐上便有这个画片,也没有落款,是我好多年后才突然看明白那上面画得即是这个场景。

崔莺莺:心间无限伤心事,尽在深深一拜中。

一炷香,愿亡父灵柩早日归葬;

二炷香:愿老母福寿康宁;

这三炷香——

红娘:愿洞房花烛,得配如意郎君。

潘金莲也曾经有一方汉巾儿,上面的图案就是“莺莺夜烧香”的画意。本来很风雅的一个画但在她手里,也沦落的很世俗,很风月。但却让人觉得真是好。

张君瑞终于从树阴下的暗处走出来,施礼,哪料莺莺似时冰人一般,对他一顿抢白,说他不在书房攻读,夜静更深,到此何为?张君瑞怯怯地说“ ,可记得待月西厢下么?” 一时抹不开,登时翻脸。张君瑞大气都不敢出,站立一旁。白白从墙上跳下来,摔一跤,连一句话都没说上,便怅怅离去。回去后因招凉受惊,再加上失意,一病不起。

我一直喜欢看这一节,莺莺自认识张君瑞之后,就骂过他这一次,真是凛然痛快,一点不含糊,这一招真是见效,一出手,张君瑞人便懵了。男人这种动物,就是要时不是地给点颜色看,不然会拿人参不当菜。真实的张君瑞是真真的窃玉偷香手,不过为图一时之欢而已。跟本没有后话。可是 那样厚爱他,更深漏静,穿花度柳,逶迤而来,为的是自荐枕席。真是委曲了,真是过了。可又一想,她爱他,她又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只能是这样,为求一线天开。

红娘扶我缓步来,

抹过西廊傍小斋。

她就是治张君瑞的药,自己把自己就端来了。这之前,她让红娘送一封信给张君瑞,张君瑞看了信,病登时好了八分,以他自己的话说是“身心通泰”,因信上面有一句写的分明:今宵端的雨云来。

一切说得如此畅亮,真是个开放摩登的千金 ,现在的人怕是也不敢玩这样的游戏。

还好,那时的丫鬟都不识字,不然看到也会骇一跳,红娘拿在手里,大大方方去送,还以为 开的是黄芪、甘草之类的灵丹妙药方子呢。

二人来到西厢,进去后却将门关上,已称心愿。

于是红娘很快意地说:“老夫人哪,老夫人!你是枉费了心机哟!”

多丰采,

君瑞君瑞大雅才。

风流不用千金买,

月移花影玉人来。

……

你看 终日愁眉黛,那张生只病的骨瘦如柴。

伴奏中那一支琵琶清凌凌地拨着人的心,低婉回环。像是远行的人已走出门去,可是仍旧不舍,又端然地走回来,无声无息,在你的窗前迂回,那样愁艳幽邃,又是那样柔肠欲断。

荀派唱腔的缠绵余味,尽在此处。

直到现在,我还是听不得这一段,听了会被一种绵力牢牢地抓住,让你在一秒钟内想起所有为情而受的伤,逃不掉,脱不去,念痴心,起妄想。

人这样大了,还是不敢听,还是没有这样一份定力将它的“幽”化解,听完仍旧会泣下,像是被人无缘无故地惹着了。

像极了武林中传说的阴柔功,极尽闲远,又极尽浑厚,于无形中伤人于内腑。

《射雕》中黄药师作《碧海潮生曲》。当年他与阿衡在水边,相依相偎,琴箫合奏。黄药师幽幽地对着阿衡说:“我不会轻易为女人出手,真要我出手的话,你就要跟我一生一世”。可是,滔滔逝水,急急流年。如花美眷,终需散。阿衡死后,黄药师把自己的所有的恨与伤都注入了进去,因为情殇之故,那曲子变得阴骘,有了杀人的力量。

荀派便即有琴箫之质,宛转幽咽,圆润轻柔,像一曲《良宵引》。有不尽的人世诉说。

崔氏老夫人知道二人的好事后,一切已经晚了。她不怪自己的女儿,却叫来红娘打一顿。可让红娘反把她策反过来。这个老夫人真是蠢,哪里有什么相府风范,倒不如红娘有见识,红娘跪在那里良言相劝:

燕侣琴俦今已就。

何须一一苦追究。

他们不识忧不识愁,

一双心意两相投。

老夫人哪!

得放手,且放手,

得罢休来且罢休。

一是生米已煮成了熟饭,追究也枉然。二是他们俩都称怀如意。作娘的你还有何求。三基于上面两点,你也只得放手。后她又补充说:“依我之见,不如恕其小过,完其大事,木已成舟,就把 许配那张生,我想此事倒落个干干净净。”她是带着办法来的。她把这事想得很透彻。

原来是心有侠肠的小女子。她的调侃竟也不是一种顽皮,她心里有着大主意呢。她那种心胸,无碍自在,也是生在民间的一种活泼的仁义。她与 之间,可以这样披肝沥胆的。只是为了大家欢喜,为了成全,别的她小红娘什么也不想。

印象中戏里的丫鬟都穿半袖小袄,短裤,唯独《西厢》里的红娘,是有水袖的,只不过短些,月白色的,肩上还披着圆领大云肩。她不但穿裙,还是两道,长裙外一条短纱裙缀上丝绦的穗子,头上梳一堕髻,脑后面垂着大红缎子结成的一个蝴蝶。怪不得人家说“十个花旦九个荀”。真真是王实甫笔下的“花模样,玉精神”。荀先生在台上,也真是女心婉约。他扮起来,身段好,模样俏,大凡好看的东西,他都能与之妥贴,于是他便一一罗列上身,这些东西在荀先生身上,却一一能找到自己的位置,与他的人呼得应。孙毓敏也是我喜欢的荀派传人,她把荀先生媚与轻灵发扬得淋漓。但与荀先生又是不一样的一种感觉。

“莺莺夜烧香”时,红娘即在侧,她为 备上香几香炉,月儿挂在天上,一园子花露草木,二个人一应一答,尘世之上,她与莺莺 即是这样的近。月移花影上东墙。

夜,这样安定。

西厢才子张拱的琴音潇潇传来: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张琴代语兮,聊表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什么也还没有发生,一切还在初,一切还那样美好。

共 79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荀慧生是一位值得中华民族骄傲,值得后人敬仰的艺术大师。他既非梨园世家,又无权贵支撑,从一个目不识丁的穷孩子六岁到独领风骚几十年的艺术大师,期间历尽坎坷,勇于改革创新,为艺术生涯奋斗了一生。在舞台上,他把《西厢记》中的红娘演绎到了一个新的层次。作者通过荀慧生在现实生活中和在舞台上的表现,把一位为艺术事业执着献身的文学大师鲜活地展现在读者面前。推荐阅读!【老笨熊李春胜】投稿时,请注意文章格式,文章行与行之间请不要空行!【一代文苑评审团】【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71514】

1 楼 文友: 2012-11-10 2 : 5:26 书写很到位的一篇文字,可见笔力的深厚,向作者学习了。

口腔溃疡的临床症状有哪些
通心络对心肌梗死的患者恢复有作用吗
儿童健脾胃吃什么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吃什么好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