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重生成触手怪 百零八章 文昌_1

2020-01-16 22:25: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成触手怪 百零八章 文昌

邪僧听到开光大师释和尚的话,心中一惊,毕竟释和尚一向非常靠谱,十有七八没有骗自己,他既然説危险,那就一定是非常危险了。⊥,

邪僧也想转身逃走,不料却发觉自己居然仿佛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一般,无论怎么都无法迈开腿一步。

而当邪僧想要向释和尚求救,却发现释和尚早已经跑没了人影。

邪僧心中更是骇然,即使他不知道这个大周国所谓的“文昌”是什么东西,但却能隐隐猜出其威力极度可怕。

释和尚此时已经跑远,他也顾不得多想,总之现在那个大周国的狗皇帝是惹不得的,因为他见过一次文昌。

那是在后周和天周那一场大战之后——可以説,由于林妍无下限的毒计,结局惨烈非凡。

那时候洪水还没有褪去,那些被烧焦的和被水淹死的尸体漂浮在水面上,密密麻麻,一眼看不到边。

烤肉发出的糊香和泡尸体散发出来的恶臭交织在一起,这种不适的感觉就连释和尚这个异形怪物也无法忍受,更不要説阴雨霏霏,哀嚎遍地,鬼风缭绕——似乎每一个经过此处的人都能感受到无数死去的饱含怨恨鬼魂的哭诉。

释和尚并不是出于慈悲,他只是想从这儿得到一些关于后周国的军事情报而已,但他看到这一幕,心中便认定后周国的统治者是一个可怕的恶魔。

在查看战情中,释和尚遇到了一名老者。

此人身着斩衰,在池边经常一呆就是一整天,什么都不做,甚至释和尚都没看到他进食,那人只是呆呆地看着水面上的尸体哀叹。

“哼,又一个酸腐的老儒生。”释和尚确定这名老者的身份之后,只是冷笑。

释和尚是看不起大周国这些儒生的。在他眼里,这些儒生手无缚鸡之力,又无一技之长,只会青春作赋,不值一哂,简直就是浪费粮食,他也不明白大周国为何如此重视这群废物。

“想必这名腐儒想利用这一幕场景写一篇什么关于感叹生灵艰苦的文章吧?但是有什么卵用?”释和尚对这名老儒的做法很是鄙夷,然而却不知道为什么,释和尚却心中觉得不应该如此轻视这名老儒。

于是乎,释和尚也不知不觉地在这片战场的遗迹上呆了三天。他每天都忍不住会去观察一下老儒,然而却发现老儒除了发呆就是发呆,几乎没什么作为。

就在释和尚心灰意冷,决定放弃观察的时候,第四天太阳刚刚升起,突然间,他感觉到了天地间似乎出现了什么变化。

这种变化只是感觉上的,释和尚也説不清楚,可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股变化是真真切切,而且缘由就在那名老儒的身上。

释和尚急忙放下手头的工作,疾步又来到了往日他观察老儒的地diǎn。

此时老儒已经不吃不喝不眠三天三天,他的形容枯槁。然而气度却愈发不凡。

老儒的面前不再是一滩布满了死人的汪〇洋,而是多了一张矮案,案上整齐摆着笔墨纸砚。

老儒屈膝而坐,依然是对着汪〇洋池水发呆。然而其气势却随着时间推移不断升涨,连释和尚都惊讶地发觉出自己心底不自觉地产生了对于老者的惧意。

提笔,diǎn墨。老儒开始在白纸上赋文,而天地间的气势仿佛随着老儒的一笔一划在不断变化,风起云涌。

老儒赋文的时间并不长,甚至只用了不到两刻钟的时间,可谓是一气呵成。

释和尚不可置信地看着老儒,因为他猛然间发现,天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晴朗了,那在耳边总是缠绕不断的阴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释和尚的直觉告诉他——这仅仅是生物本能的直觉——案上那张写有笔墨丰润,铿锵有力的文字的纸张散发出一种令任何人都想要仰拜的力量。

这是一片千古佳作!

然而老儒似乎并没有完成大作的成就感,而是叹了一口气,毫不吝惜地卷起文章,直接投入江中!

不出一个时辰,那片几乎望不到边际得汪〇洋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了,很快露出了湿润的土地,而无数浮在江上的尸体,似乎因为水褪之后有了什么变动,居然当洪水褪去,它们都已经深埋地底,看不到半个。

更令释和尚感到惊讶的是,如此惊天动地的变化,在他的感觉中仿佛自然而成一般,并没有任何突兀。

以一纸文章度化万千鬼魂,以一纸文章褪却万里洪水,以一纸文章安置不计死者——这种本事除了神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够做到!

这到底是什么力量?释和尚汗如雨下,他不断在脑子里回想关于大周国历史中关于“文章”能力的描素。

“文昌”!释和尚很快找到了这个关于神秘力量的称谓。

大周国善记历史,在大周国众多历史记录中,不乏有大儒以一纸文章平定滔天海浪的,或者以一首美妙琴乐让赤地千里天降甘露的,甚至有以一幅千秋佳画让怒涛狂奔的河流在三伏天冻结万里的……

关于这种神秘的力量,大周国的历史称之为“文昌”。

这是一种用文采和才华撼动天地,让其为自己而动的力量,正因为如此,这种力量十分可怕。

可是如此可怕的力量,却非常难以引发。这种力量的要求是“要用文采和才华撼动天地”,也就是説写成的文章或者才华的表现要千古绝唱。

这种形成条件已经很苛刻了,更苛刻的是,这种力量是非常短暂的,只有在形成作品的过程和之后的片刻有效,并且具有一次性,就是説,即使写成了千古的作品,但是过了这段时间,即使这个作品再怎么好,也引发不起文昌了。

有人説,那好办,我可以想好一篇千古文章,然后慢慢写,等想用文昌的时候再写。其实写过文章的人都知道,这不现实。

捣出千古佳作的一个重要契机就是灵感勃发,然而灵感稍纵即逝,难以循迹,必须在那个时刻创作才能将杰作凝出来。

所以説,为什么这名老儒要在这里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因为要动用如此大力量的文昌,这篇文章的要求可想而知了,老儒只能如此,才逮到一丝转瞬即逝的灵感。

从那天起,释和尚再也不敢小瞧大周国的儒生,他很担心一不小心会被文生用刀笔给自己来这么一下——灭杀一人所需要的文昌也许并不那么高啊。

但释和尚错了,对于才子大儒,或许偶尔能够调动这种程度的文昌,可是一般儒生写出的多是酸腐的笔墨,别説文昌,让人拿去擦屁股都嫌脏。

文昌的内容暂时就説这么多,我们再来回头来看此时的刺杀现场。

之前的交战,唐杰本来就没有什么准备,所以一时间也没办法搞什么文章,但随着战斗局势的一丝缓和,加上唐杰所知道的事实以及对考生遇害的心痛,唐杰悲怒交加,居然灵感醍醐灌dǐng,让他猛然抓住,才凝成这篇文章的文昌。

别看唐杰是一名皇帝,可是当年太子的时候,他就是当代大儒周挺的得意弟子之一,然而即使如此,唐杰凝成文昌也相当不易。

有一名敌人逃掉,唐杰的文昌并没有因此减弱,而是随着他的文笔越来越精妙,文昌的力量越来越大,甚至将在场所有的异形怪物都锁住了。

当唐杰一笔完成,所有的异形怪物,除了逃掉的释和尚,但包括邪僧,都消失了diǎn,不,准确来説,他们都被天地给抹杀掉了。

而唐杰这写在衣袖上的短篇血笔杰作,也因为文昌献祭天地,随着唐杰的衣袖灰飞烟灭。

众人看到皇帝这一手,个个目瞪口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对于唐杰却更是敬惧——没办法,毕竟文昌实在是太罕见了,没人认得出这如此可怕的力量是什么。未完待续。。

长春牛皮癣吃什么药好
长春专科银屑病医院的地址在哪里
贵州哪所医院治癫痫治得好
泉州治疗睾丸炎费用
中山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