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逍遥仙村 百零一章 圆寂

2019-10-12 22:29: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仙村 百零一章 圆寂

多少次都梦想着远游啊,终于得尝,仓央嘉措可谓心情大好。也许是他修行不够,也许是时代的原因,速度上快的不过千里马,所以他的速度也是不快,不过比日行千里略快罢了。即使一日才千里,他已经让风吹得苦不堪言了。

一日之后,他到了太谷村。太谷村仍然没有什么变化,和几十年前一样,只有几户人家掩藏在森林里,与外面看不到有道路相通。

他怀着美好的心情,向南蛮之南飞去。想着将要见到一个甲子前的娘子,心里是又高兴又担忧。高兴的是可以结束这胡乱的生活,可以安心修炼;担忧的是,也许娘子仍然年青模样,而自己却是已经三四十岁样子了,这还是竭力保持之结果。

小半天后,他到了逍遥宗隐藏在南蛮之南的海边。久别的海景格外的美丽,然而他顾不得观赏海景,飞到逍遥宗山门,只见山门紧闭。“难道全宗闭关潜修”他懒得管,这是宗主小丫头的事,只要自家凤儿在好他微绕向后山,然而后山更是不见山洞,记忆中的洞口处,竟然已经是用巨大的石头封得严严实实,和山壁毫无二致。

“这是闭长关的征兆啊,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他想到,“也许此生与她无缘吧我玩了那么从的女人,还有什么理由厚着脸皮来见她呢”三日后,在自责之中,他离开了逍遥宗之领域。

他向西飞行,整整用了一天一夜时间,来到了藏南,到处看看那些寺庙,包括重归布达拉宫。只是看看,没有能留下任何的足迹。

离开后,他游历了青海各寺。从天空向下观赏青海湖,别一番的美丽啊,能飞真好甘肃、新疆、蒙古,都被他浏览了个遍。

当他回到昭化寺的时候,他的这次出游整整用去了六天。这六天,虽然不遇,但他还是快乐,然而正是他的快乐让他生了悲吧。

他在昭化寺,出游前自己入定的座处,没有看到自己的身体他心里“轰”的一响,急忙感应,发现自己身子坐在一个木桶里,而木桶则在一个密室之中完了,这是什么意思呢他在寺里各处穿行,听说自己实在是圆寂了

日t妈啊,日t老婆啊,怎么一点见识也没有呢老子竟然这样被他妈的逼死了啊好吧,反正自己的心也是死了,他一阵眩晕,不管三七十二一,回到大殿,扑在当中的木胎佛像的身上,晕了过去

不知道多久时候,他方才醒来,猛然发现自己藏在佛像身上,挺不错的。下面有人在燃香跪拜,以前感觉甚是熏人的香烟,如今换了这木制的佛像身子,丝毫不感到熏,眼睛里半点泪水也无,倒也不错。望着殿下忙碌的人,听着无聊的唱经声,他停住了思想。

有一天,他醒来,在一座殿里,发现自己的上了漆的肉身,像佛一样坐在座上,人们在崇拜着。他试着回到肉身上,然而感觉不甚好,脑子里的评价三个字“臭皮囊”他从此长久留在佛像上,只是偶尔回来感受一下臭皮囊。

有一天他的臭皮囊被移到一座塔里供奉了。

醒时看世事沧桑,一个坐定是几十年。

也许是一百年,也许是两百年,他竟然在冰冷的木胎佛像上,在供奉的香火中,炼出了分神。每一定醒来,不过一个梦的感觉,但几个梦之后,两百年已经过去。

人们极度贫穷,到处抢砸,似乎天下动乱了。他不能安心修佛了,他去看看逍遥宗去,虽然说大道无情,虽然说相遇本无缘,但看一眼前世的女人也不是罪过。

逍遥宗领域死气沉沉,后山之山洞已开,但里面空空如也。

牵挂,但牵挂有什么用呢这一世,竟然见你一面也难啊罢了,走吧。

每次来看逍遥宗后,他都习惯性地去看一眼太谷村。

什么时候,太谷水库已经修出来了,回字形的水库,中间一座岛山青翠地映在水中。牛角山下已经没有抱布村的那几户人家了,留下的只有断壁残垣。

太谷村,貌似有上百户人家了,村边村后还是有高大的树木,村西头还能看到几棵直径长达两米的樟树,但不再听到虎啸猿啼了。他飞到那片瓦房村子的上空,那条熟悉的青石巷子,那座面向后山的房屋,像梦中一样。

一对二十多岁的年轻夫妇,男的高大刚毅还帅气,赤着倒三角的上身,肌肉健美,竟然脚下穿着一双黑亮的皮鞋这么不搭调的配置,好像某人也学会过他的妻子眼睛不是很大却很有神,瓜子脸显得美丽又聪明。她的怀里抱着个吃奶的婴儿。

“那个婴儿是哥哥风马么呵呵,小屁孩”他想的一点也不好笑啊,这和真的一样。

“那位美丽的妈妈是母亲大人”他感觉自己的眼眶中有泪在转,强忍不住时眼泪掉了下来,他用手背一擦,却没有擦到半滴的泪水。

“那位帅哥,赤着上身秀肌肉么不是的,在这贫穷的年代,他也许少穿上衣是减缓衣服的破损速度,也让带孩子的他的妻子减少洗衣服的工作量”他一边看着一家人,一边揣测着。

“那位帅哥,年轻的爸爸,是我的父亲大人吧原来他年轻的时候长得那么英俊不过比起我风一来还是差了些,但他的头发比我的漂亮”他看着,评价着,似乎很满意。

透过瓦片的阻隔,他看到堂屋里两张床,靠门一张,那是奶奶的床;靠里一张,那是父亲的床。奶奶的床对面另一边的门后,是几把圆担扁担和锄镐。堂屋之后是泥砖隔出的里间,也有一张床,这时应该是母亲和哥哥的床吧。里间开的是侧门,侧门对着的半间侧屋的门,那个半间是厨房了。

厨房里正在弓着背烧火的,五六十岁的老奶奶,是整天给我说神话故事的祖母大人。她前面的锅里,是正在烧禾稿煮的一锅米粥吧似乎能有米粥吃,已经是很不错了呢。

没有楼,没有那层用竹片编成的楼。

家里是很穷,但,我仍然应该选择

转了一遭,他回到昭化寺的时候,除了看到两间大殿,其他的建筑竟然不存在了他寄身的那座佛像还有,但没有香火了。他的肉身塔没有了,肉身也没有了,被一个老僧烧掉了,只有几根小骨头没有烧化。那没化的,算是传说中的舍利子吧,哈哈

没有供奉也罢,没有香火也罢,反正我并不吃什么。这样,他又寄回了佛像。

两年后的冬天,他分出了分神,把修行全部留给分神,寄在佛像上,然后向东南的西金省飞去。

他,是空气。一团蒲团大小的连结成一个球体的空气,没有四肢,不分身首,并不存在的屁股上长着一条短短的尾巴,一条由风构成的鱼的尾巴。他的尾巴在向后吹摇着空气,于是他获得了动力,向着遥远的地方飞去。浏览器搜“篮色書吧”,醉新章節即可阅读

...

宝鸡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济宁治疗早泄费用
朔州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宝鸡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济宁治疗早泄医院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